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黄章晋

一个民族的落后首先是其精英的落后,而精英落后最显著标志就是他们经常指责人民的落后

 
 
 

日志

 
 
关于我

《凤凰周刊》执行主编

大不靠谱及经常掉线联合王国首代,乌鸦自行车队队长,帝国时代学术顾问委员会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靖国神社后“沉默的螺旋”》  

2004-11-30 01:17: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心理学的群体效应是:个人在群体中,会表现出比单独时更强烈的冒险、激烈和胆大行为。如果受到鼓舞,这种倾向会变得更加强烈。

  日本通常被认为是这种效应表现最显著的民族。旅日欧洲文学家小泉八云曾在日本帝国这轮“旭日”初升时做出判断:“或许日本将来的危险,就正存在于这个大自负心之中也未可知。这个自负心并不是因此次战胜(甲午战争)所生的新感情,那是一个因为连胜的历史所渐渐加强下来的民族感情。”

  20世纪30年代,美国外交家席勒曾预言,日本有一天将崩溃:“让日本自己削弱自己,尽量给狂人以绳子,他们会自己吊死自己。”——1936年日本少壮军官发动“2·26事变”后,日本已处在战争狂热的多数鼓噪和暴力威胁之下,少数人只能选择沉默,最后,空气中只剩下战争狂热一种声音的日本,只能像一列失去刹车的火车驶向战争的深渊,成为群体效应悲剧的代表。

  吊诡的是,发动“2·26事变”的官兵尽管被宣布为反叛,但自杀者和当时就地解散日后阵亡的官兵们,最终都进了靖国神社。这个疯狂的国家从如日中天、不可一世最终走向覆亡的过程中,始终伴随着年轻人这样的声音:“让我们靖国神社再见!”
    
  靖国神社,这个日本军国主义的象征物被完整地保留下来,它是带着传统文化痕迹的阑尾,还是一枚可疑的犬齿?日本人和深受日本侵略之苦的民族有着截然不同的观感。
    
  1月1日,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再次参拜靖国神社,又一次引发了中、韩和日本国内的批判。这是小泉任内的第4次。自桥本龙太郎上台以来,中国媒体每年总有几天集中火力批判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而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亦在中国人的心理承受力上悄悄地实现了“正常化”。

  虽然自1985年8月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参拜靖国神社开始,中国人从媒体上已太熟悉“靖国神社”这四个字,但一般人除了知道这里供奉着东条英机等甲级战犯在内“为天皇尽忠”的亡灵外,对靖国神社在日本的历史作用,在日本的现实地位和影响,均所知甚少。

  然而,中国社会对日本靖国神社及其背后阴影的警惕和忌讳,使我们很难看到对那里全貌的真实描述,哪怕是极端主观片面的看法。曾反复提及要警惕日本的姜文,悄悄去了趟靖国神社后,立遭口诛笔伐,或有一肚子话说的姜文只能选择闭嘴。

  这一微妙背景,正是近年来日本在历史问题上一次次伤害国人感情后,民间对日不满的情绪急剧上升。数年来的民意调查均显示,中国人最不信任和最厌恶的国家,日本高居第一。而网络的出现,则为这种民意的酝酿激荡和直接展示,提供了全新的平台。今天的民间对日情绪,用“沸腾”二字形容,并不为过。凡涉日本话题的讨论,它已占据压倒性的绝对优势,对一般态度的人,益发显示出一种强大的意见压力,形成一方大声疾呼另一方愈发沉默的螺旋过程。这为传媒学上“沉默的螺旋”提供了一个最新案例。

  海那一边的日本,1985年对中曾根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NHK的调查是,赞成61.5%,反对28.3%,《读卖新闻》调查结果是赞成者52%,反对25%。到了2001年,《朝日新闻》的调查表明,赞成者上升到71%,反对者维持在24%。——中间声音的消失,这是日本在此问题上社会观念急剧两极化的直接显示。无疑,这种支持内阁官员参拜靖国神社正常化的意见,同时也在日本开始产生“沉默的螺旋”效应。

  有关靖国神社的日本民情中,要求靖国神社由民间社团改为官营的支持者也越来越多,它开始对日本政教分离的宪法条款构成现实舆论压力。而今天使日本政府官员在参拜靖国神社时有所顾忌的外在因素,事实上,惟有来自中韩两国的外交压力。

  而日本对中国的态度也同样在发生迅速变化。曾在靖国神社门口涂写“该死”的冯锦华在接受《青年参考》采访时说:“我对日本的态度恰是在日本形成的,歧视和排斥中国人的东西在日文网站上同样到处都是。”

  日本社会的逐渐右翼化,是必须引起中国人高度关注的变化。1988年3月11日,日本极端右翼组织“赤报队一同”在“卖国的”《朝日新闻》驻静冈县支局大楼,安放了一枚定时炸弹。同日,日本首相竹下登和前任首相中曾根康弘收到该组织的恐吓信,给中曾根的恐吓信中称,中曾根迫于中韩压力连续两年未参拜靖国神社,是“背叛日本民族”,要求他向拒绝参拜靖国神社的竹下登施压。

  当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时,一个旨在修复破坏的“日中关系研讨会”正在东京进行。时殷弘、冯昭奎等学者的“对日关系新思考”曾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在这里与“对华关系新思考”一起被国内的大众和媒体所冷落。学者们要求对日态度冷静、理性,着眼未来和长远的观点,不但得不到广泛呼应,相反,很容易被目为“新汉奸”。当前中日关系的现实处境与历史问题之间,有着相当的因果关系。并非凭单方面的善良愿望就可修补。

  “我在公共场合,比如说接受采访时,当然会以比较冷静、公允的态度出现,但是,在网上作为一个普通人,披上一个‘马甲’,我当然会是像普通人一样愤怒地宣泄。”冯锦华的坦白代表了中国民间的普遍情绪。在对日态度上,中国少数知识精英和普通大众之间,已出现巨大的认知裂痕。

  对日本关系,是“必须要正视历史”还是“积极面向未来”,还是两者可能的结合?寻找现实的解决方案,是政治家们的事情,当然也是媒体关心的焦点。
    
  但是,民间情绪表达上“沉默的螺旋”效应同样值得关注。一方面,冯锦华们终于能合法地表达公民的个人意志,无疑是中国在真正迈向公民社会过程中的一大进步,另一方面,民间声音的多元化更是一个社会健康的标志,因而,“沉默的螺旋”和社会对同一问题的观念认识断裂也同样是值得媒体人警觉和注意的。

  而从中日关系角度看,影响中日关系的,并非靖国神社这样的历史问题,长远看,两国民意才是至关重要的因素。如何在信息的提供上能一种客观真实的资讯服务,避免出现“沉默的螺旋”,当为媒体的职责之一。

  就今天中日关系而言,靖国神社是难解的结,同时,也是我们了解日本文化以及其对待历史态度的一把最重要的钥匙。

  冯锦华说:“作为一个中国人,看到那里写的历史、祭奠的人和鼓动的精神,我无法做到冷静、理性,(它)只能让人激动、愤怒。如果你们能对靖国神社作些客观描述介绍,我相信普通中国读者看了都会感到愤怒。”

  而另一位朋友在参观靖国神社后则感慨:“到了那个地方,看看那里的氛围,你才知道什么才是‘虽死犹生,虽败犹荣’。不管日本人宣传什么样的历史,至少,他们的认真、虔诚是我们万万不及的。”

  正如今天的日本已经成为多元化的国家,日本人到靖国神社的目的也各有不同,不同的中国人看到靖国神社自会有不同的感受,我们不能代替读者自己去下判断,但把各种观感、介绍翔实地汇集起来,尽可能给读者真实而立体的资料,让我们的读者自己去独立判断、把握。这就是我们推出这一期专题的目的之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6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