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黄章晋

一个民族的落后首先是其精英的落后,而精英落后最显著标志就是他们经常指责人民的落后

 
 
 

日志

 
 
关于我

《凤凰周刊》执行主编

大不靠谱及经常掉线联合王国首代,乌鸦自行车队队长,帝国时代学术顾问委员会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民族主义——温室里疯长的罂粟  

2004-11-30 07:04: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族主义——温室里疯长的罂粟
  一点不必奇怪,只要愿意相信,那么地上一滴红油漆足够让人群坚信一定是出了恶性杀人案。所以,童增先生一旦认为SARS这滴红油漆是美国人的基因武器,那么方舟子等人就是口吐莲花,也注定不过是无耻的汉奸而已。
  只要你愿意相信,那滴红油漆一定会连续不断出现。你相信日本人整天在谋划着再次侵略中国,于是网上到处撒遍“中国人必看:一个在日本BBS中人气极旺的帖子”的红油漆;你相信日本人都要忍不住把内心对中国人的鄙视说出来,于是,梁少男化成了一滴名叫“小原正太郎”的红油漆,于是,西北大学四名日本师生在舞台上表演节目时,背上的“中国”、“红心图案”+“日本”字样变成了“看,这就是你们中国人”,变成了一颗猪头、变成了你穷极想象力所能想象的任何侮辱中国的东西。
  与“小原正太郎”激烈交锋的罗刚说:“在网上,80%的人都认为这是一个日本人干的,所以他就是日本人。如果有一天我老了,我仍然会跟我的儿子说,你爸爸当年曾经接过一个日本人的电话。”(《南方都市报》)
  “信则灵”,老祖宗的话千真万确!
  一点不必奇怪,如果你注意一份商业上极度成功、煽动民族主义情绪最卖力的代表性的报纸:《环球时报》,看看它每期头版头条的标题,看看它那些感情丰富的“评论体新闻”,你就知道,中国是一片容易出现红油漆且红油漆一定会激发起杀人案件想象力的土地,一片热切盼望红油漆带来刺激的土地。要让受众保持兴奋,必须不断升级,不断加大红油漆的剂量。所以,先有“长谷川弘一”的帖子,后有“小原正太郎”的电话,再后来是日本师生的现场舞蹈。
  罗刚先生的书据说卖得很火,千龙网连篇累牍地介绍这位民族英雄,捎带着批驳了我这位发出异常噪音者的丑陋可笑,因为,当时我做了一个专题:《无聊、无耻、无厘头的闹剧》。据说,童增先生的书卖得更火,有《中国青年报》、《南方都市报》、《东方早报》等媒体的正面报道,没道理不火。尽管在搜狐有方舟子的两次反驳,但大家都看到了,两相对比,人们还是相信童增先生说得有道理。人民群众的眼睛是血红的,人们愿意相信。
  对罗刚先生有诛心之论我不打算收回去,不过,罗刚先生的爱国是纯粹的,商业利益是其爱国行动一个意外的副产品。对童增先生的爱国心、警惕性,我也不敢认为,那是一种商业产品。因为人们需要,于是有了童增。那些一次次被愤怒的血液胀红了眼球的爱国青年,我更相信他们大多数是真诚的。甚至,梁少男都是真心爱国的青年中,可爱而又杰出的佼佼者。
  不过,我一点不相信《环球时报》的同行们会智力诚实地相信他们贩卖灌输给大众的信息,就像我相信正在“环球时报化”的《国际先驱导报》是出于一种市场上的不得已。作为一个报人,我能知道任何一条国际新闻在《环球时报》的处理方式,就如知道任何社会新闻只要标题有“女大学生”四字一定会疯卖一样。《环球时报》这种媒体的成功,是“商业民族主义”的成功。
  尽管逐利是企业的本能,尽管炒做民族主义是国际报道类报纸最便捷的成功路径,但我还是坚持认为,《环球时报》是中国最无耻的报纸,从长远看,它也是中国最丑陋、罪恶的报纸。
  是的,今天的中国,民族主义是各种非官方意识形态中惟一能得到官方半默许甚至偶尔纵容的观念,因为,无论是激进的自由主义还是温和的自由主义,无论是新左还是老左,都与今天中国官方的意识形态相冲突,而民族主义是惟一能让官方转移化解国内社会矛盾,同时还可资以与民间达成临时凝聚力,并产生一定号召力的意识形态。数一数中国这个封闭菜园子里的作物,当旧的意识形态变成化石时,可为官方借助所用,但又有鲜活生命力且无害的,惟有民族主义。其他属被清除之列的思想杂草不断被清理出空间之时,惟民族主义之花获得最充分养料和空间得以盛开。
  没错,以外部世界与中国的一系列碰撞事件为契机,在官方巧妙的引导下迅速生根发芽的民族主义,尽管有官方意外的呵护,但终究是被当作必须定向生长的温室作物来精心裁剪培植的。尽管民间的情绪已被疯狂点燃,但它却在社会组织上缺乏厚实有效的根基。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偌大的中国,冯锦华等一干人马的保钓行动,在缺乏背后社团组织和资金的支持下显得如此的艰难和悲壮。事实上,中国今日民族主义情绪以极端悲壮、沉抑、愤怒、苦闷、敏感的阴性精神面目出现,根本原因正在于民族主义情绪在不断撩拨挑逗之中又受控制和裁剪。在这种类乎性刺激与性隔离的状态下,注定了不断积累的中国民族主义青春痘只能大量借助“小原正太郎”这种自渎方式来定期发泄。
  而中国的新闻媒体却不断用扫帚苗撩拨中国可怜的民族主义,让它徒劳地一次次勃起。提供这种病态的快感犹如让人服食鸦片,永远欲罢不能。——罗刚说:“我自己也不知道他是否是日本人。但是他是不是日本人不重要,那天晚上他就是日本人!”(《TOM访谈》)
  世界上活得最痛苦也最值得同情的民族主义者,莫过于中国今日的民族主义者。只有网络时代这个平台,他们才可真正体现出数量巨大的存在并发出声音。而他们现实的宣泄,除了几次碰到梁少男和西北大学日本师生这种莫名其妙的对象时有过手淫的射精外,大部分时候只能喷喷口水,而试图抵达真正的目标钓鱼岛时,却在最后关头力不能至地疲软了。
  在我看,《国际先驱导报》赞美“网络民族主义”的社评,其荒谬之处,并非仅在于,为中国民族主义煽风点火其实与其所说的“期待走向成熟”是截然相反的路径,而是民族主义从来就不可能是成熟而理性的,成熟和理性的民族主义,它还不曾在历史上出现过,一个政治成熟的民族和国家总是与民族主义绝缘的。中国的民族主义在极端撩拨和极端压抑的外部环境下,其偏执和非理性也是超乎寻常的。为这种症状的民族主义呐喊助威,不知其是何居心。今天的日本等国,早已在被民族主义情绪充血的头脑中变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仇恨想象中的异邦。一个智力正常的人很难理解,居然这么多人会在梁少男先生已经住进单间的时候依然认为那是个日本人,居然数万大学生都会认为日本师生居然毫无人身安全的意识、敢公开侮辱冒犯中国人。
  所谓10月30日的国耻日,其耻辱不在所谓的日本人侮辱中国,而在于居然有这么多大学生乐意相信它是事实,不但相信它是事实还不断制造出升级版本以讹传讹。据31在西安采访的一位朋友说,晚10时,约有3万西安各大院校学生冲击西北大学,因为“他们没种”。真想问,这些人“有种”的人还有脑子吗?
  当然,我从不认为,中国人在智力方向输于任何一个民族,尽管今天我们有太多太多受过良好教育的青年,思维方式迫近当年的“义和团”团民,但我不能认为这是他们的错,因为当年我也是其中之一员。长期处于对外信息封闭,整天被灌输刺激民族主义情绪的信息,一个人被挑逗起来实在太正常不过的事。罪恶归于不断为民族主义情绪添柴煽风的中国新闻宣传机器。
  无论那些为民族主义辩护的人说它有多少诸如增强凝聚力之类的好处,我始终坚持认为,在自激、自渎中不断泛滥膨胀的民族主义对中国是百害而无一利的。长远看,它更可能为中华民族带来一场深重的灾难。
  今天泛滥的民族主义完全不等同于为之呐喊助威者宣称的所谓“主人翁意识”苏醒,近在身边直接关乎个人利益的权利意识都未苏醒,何谈宏大的主人翁意识?连国事正式的政治表达途径都不关心的主人翁何以成为主人翁?在难以合法登记注册民间社团组织的中国,民族主义者们在形态上远非健全的组织化的民间力量,事实上,网络民族主义们声势浩大的活动,展示的不是真正的民间力量,而是民间的巨大情绪。
  民间索赔,靠的是法律而非口水,高速铁路采用何方技术,要的政府权衡利弊而非“宁可用牛拉火车也不用日本新干线”的拳头,钓鱼岛争端靠的是国家的实力和政治智慧以及创造能令冯锦华们可获得社会组织和资本支持的体制而非网络签名。
  靠有意识的宣传策略利用、培植出的民族主义,是温室中的罂粟,无论对政府还是对民族而言。尽管它可以转移人们对国内当代严重的社会现实问题的持续关注,但它却与对外开放是一对无法调和的矛盾。很难想象,一个对外资和海外市场依赖越来越大的大国,同时又可以抵制外资和进口商品。——事实上,那些为官方所不喜欢的反对对外开放的意识形态已经长出了可爱的天使的翅膀——加入了民族主义的阵营,但我们不难听出,民族主义大合唱的声音中新左派和反全球化的声部越来越高亢。像《中国可以说不》、《妖魔化中国的背后》、《全球化阴影下的中国之路》这样的书,政府在喜滋滋得到其辩护时,如何对待其兜售与政府对外开放相悖的理论?政府在享受民族主义鸦片带来的快感之时安将消受其开始发作的毒副作用?——民族主义作为一种可以临时借助的民间情绪,是远非政府可以随时收发自如的,西安发生事件已经公布的处理结果和学生们理直气壮的践踏法律,表明政府对这个自己从魔瓶中释放出来的怪物已逐渐失去控制力。下一次该会是怎样的情形?
  中国是一个实力正在迅速增长、逐渐改变国际力量对比的新兴大国,从来这种打破旧均衡的大国在上升过程中外部环境都异常微妙的,不断加大的外交压力并不因其意识形态的转变而有所舒缓。如何获得一个和平稳定的外部环境,使得自己有个可靠的上升通道,需要一国具备高度的政治智慧,很难想象,政治家的政治智慧在狂热民族主义的民意基础上能得以施为。就历史经验而言,一个迅速成长,改变世界力量对比的大国,民族主义带来的总是灾难性的结局。所以,以今天中国民族主义蓬勃发展的势头看,中国未来的发展出现重大挫折、失败甚至长时间的倒退,其可能性要大于一次真正的在华日本人辱华事件。
  

魔鬼教官
2003/10/31

  评论这张
 
阅读(7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