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黄章晋

一个民族的落后首先是其精英的落后,而精英落后最显著标志就是他们经常指责人民的落后

 
 
 

日志

 
 
关于我

《凤凰周刊》执行主编

大不靠谱及经常掉线联合王国首代,乌鸦自行车队队长,帝国时代学术顾问委员会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日本见闻之六 我认识的日本自卫军官  

2005-04-01 00:02:47|  分类: 狗嘴的借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见闻之六 我认识的日本自卫军官

  在防卫厅研究所交流时,在会议室坐我们这一侧的一位年轻人始终没有发言,也没交换名片,等我们离开防卫厅研究所的办公楼时,他追跑了出来,——在门口拍照,我们一位女孩子的包拉在地上。他一边鞠躬一边递名片,满面朴素诚恳的微笑与防卫厅研究所碰到的其他人完全不一样。这才注意到他的身份和防卫厅研究所那几位公务员身份的人身份有别,他是真正的“制服族”,自卫队三等陆佐(陆军少校)。即使是相信任何日本人只要穿上军装后就一抹脸可以变成杀人魔鬼的中国人,也很难在当面那一刻不被他打动。

  我很容易就记住了他的名字:原雅树。因为他的形象气质给人的观感的确和这名字特别符合。原是个非常讨女孩子喜欢的人,浓眉大眼淳朴温和,穿上风衣更有些玉树临风之感,三十出头年纪,被女孩子盯着或议论,马上就开始脸红,如果再开他的玩笑,他就得不停地掏出手帕抹汗了。盯着他有些孩子气的脸时我也曾想,他若穿上旧日本陆军军服再挎上东洋刀会是怎样?所有影视作品和历史资料图片中的日军形象都和他相去甚远,那身想象套到他身上。倒是在防卫厅见到的几位不同部门的年轻公务员,他们一脸庄敬郑重的表情可以要我在想象中为他们穿上“大日本皇军”的制服。

  原是刚被借调到中国课的新人,任课长辅佐。他与中国课的其他人有在华留学工作经历的出身不同,他有过留学美国的经历,但完全不懂中文,正准备学中文,他说想有机会到中国国防大学去学习。大家都喊他“原先生”,我则喜欢称他“原少校”。

  因为目前的工作关系,原一直普通日本公务员的一身装扮,后来应我们要求,他作为陆上自卫队军官专门接受我们采访,特意穿上了军装。如果不知道日本陆上自卫队的制服是什么样,请想象一下把中国解放军的制服领花稍微变一下就知道了,因为两国军服的颜色和款式几无区别,小册子上画的陆上自卫队军官形象,更与中国解放军军官的形象无法分别。

  穿上军服后依然跑前跑后满面春风的原,气质还是与日本的政府公务员一样,如果你想象不出日本的公务员是什么样,请想象一下中国酒店宾馆热情的领班,他们穿上一身黑西装就是日本公务员了。

  心理上,我们若能逮个刻板军人形象的自卫队军官来交流,不管从他嘴里问不问得出东西,至少会觉得起码见到了一个真正的军官,心理上会多少满足些。原的形象多少有些“很不军人”,但他是个真正带过兵的,以前的驻地是北海道,而且配合采访没有任何问题。

  日本自卫队士兵的精神面貌或价值观与过去的日军有无区别有多少区别,这是我想从原那里最先要知道的。我希望他在第二天正式交流能弄来《军人守则》之类的东西给我们参考一下,第二天见面他就给我们每人准备了一份复印件。我怀疑地问他,这是否是从美国人那受的影响甚至是美国人帮助编的,原答,是五十年代日本自己编的。

  关于旧日本军官与自卫队的袭承关系,原的介绍是,自卫队一开始就是完全重新组织的,当时筹建和负责自卫队的最高指挥是皇宫一位管理内务的高级管家,组建的基础是警察和文职人员,完全排斥旧军队的影响,但因为整个自卫队中完全没有有过管理这样一个军事组织的经验,后来又从旧日军复员军官中吸收了一些佐级军官,使得自卫队逐渐走向正规,但在教育和管理上和旧日军完全不同,一切是在和平宪法精神的指引下。那么,是否有对旧日军特别的研究,比如日军战史的研究,原答,有的,但不是作为一种精神资源来看待。关于战史研究,后来一起吃饭,原说他们学习过朝鲜战争时志愿军的战史研究。

  关于日本国民对自卫队的看法,原回答说,1995年阪神大地震可能是个分界线,此前因为和平宪法和长期的教育,日本国民对“拿枪的”自卫队内心深处是反感拒斥的,认为是不详之物,但自卫队在阪神大地震救灾时起到的作用和表现,使国民对自卫队的看法有了很大改变。

  原介绍,年轻人参加自卫队的动机很复杂,过去为增强吸引力,得动员偶像来做广告才可以吸引年轻人,现在因为日本经济衰退,就业难,自卫队的待遇高,对年轻人有了吸引力。原在北海道带兵时,他的部队几乎招的都是当地人,他不敢肯定有这种当地招兵以解决就业的明确精神,但实际中存在这一现象。说到待遇问题,原介绍,日本自卫队拿的薪水是比照公务员标准来的,他的月薪是40多万日圆,因为薪水成本高昂,日本的国防预算实际上很大一块是给人头费给吃掉了。不过,就我所知,日本自卫队对青年的吸引力主要是在大学,比如防卫大学是60取1,医科大学是100取1,原就是防卫大学毕业的。而自卫队普通兵员的情形则是,这些年日本自卫队尽管在不断压缩规模,但一直就无法按照编制招满兵员。

  一番中队、连队、联队的解释半天,我才明白原以前大约是个连长。在驻地,也会剥夺部分调皮的士兵周六周日离开军营上街的权力,士兵服役期间怎么恋爱结婚他们不能干涉。被问及他过去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和他就读的军校有何历史沿袭时,原急切的脸都涨得有些通红,反复解释他说知道过去有个陆军士官学校,但那个在战后就被解散和今天的防卫大学没有任何关系。提到士官,我问他怎么看待日本自卫队士官比例全世界最高,具有短时间扩编的潜力时,翻译不清楚对“士官”这个词在两国的意思,在一番鸡同鸭讲后,我指着原摊开的一本书中 “军曹”类别,他总算明白了我的意思,但他无法解释,他的纳闷和焦急主要是不理解我怎么会有认为日本自卫队这种结构可以迅速扩军的推理,在他看,日本出生率的下降和老龄化只能使日本面临更大的缺员压力而不是具有迅速扩充的潜力。

  日本之行快出发前我们提出见自卫队成员并进行单独交流的要求被满足时,我反复设想会是怎样的情形,甚至想,如果是在国内,“下连队”与解放军军官单独交流采访能够问到什么,他们面对记者会是什么样的反应等等,颇感兴奋,但在正式采访原少校之前,用对中国解放军的认识套在日本自卫队头上的那种神秘感已经少了大半,虽然外务省其间有过最好不要报道出原少校的名字到可以报道的谨慎。但我在想,如果下一拨赴日的中国记者要是行前特别郑重认真郑重地提出要到自卫队的基地营房去,我想该不会被拒绝。

  最后一次在东京的采访活动还是在外务省,离开外务省的办公楼我们就得前往京都了,原少校和中国课的职员一起送到楼下,报以日本式的告别,透过车窗看着穿着米色风衣不断挥手的原少校越来越模糊,我真的记不得他穿军装的样子来。

  原雅树少校说过很想到中国国防大学交流学习,希望能在北京见到他。
  评论这张
 
阅读(33985)|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