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黄章晋

一个民族的落后首先是其精英的落后,而精英落后最显著标志就是他们经常指责人民的落后

 
 
 

日志

 
 
关于我

《凤凰周刊》执行主编

大不靠谱及经常掉线联合王国首代,乌鸦自行车队队长,帝国时代学术顾问委员会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李楠:敬而远之听李敖  

2005-09-29 13:10: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敬而远之听李敖

时代人物周报
李楠

  与李敖最近的时候,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大约60公分。9月21日上午9点30左右,李敖走进北大办公楼礼堂,我坐靠近过道的一侧,看着这位传说中的人物在眼前走过。以前在电视上、报纸上、书上无数次看过这个人,这次终于见到活的了。在北大党委书记闵维方致辞后,李敖开始演讲,一开口第一句话是:“你们终于看到我了。”

  在眼前走过的李敖,步子迈得不大,稍有点颤颤巍巍。远观的效果稍好,白裤子、黑西装、红领带、小寸头、蓝眼镜,显得很精神,真是看不出有70岁的高龄。

  李敖是个真正的风云人物,56年来第一次回到祖国大陆的行程引起的动静很大。车队开到北大办公楼下的时候,一群学生裹挟着记者冲上去,举着照相机猛拍。演讲开始后,还有一大群没能进入现场的学生聚集在楼下,扯着嗓子喊,我没听清楚喊的是什么,之后看其它媒体的报道,据说喊的是“敖哥哥”。

  在北大演讲之前几天就有报道说一票难求(现场的状况证实,这不是假新闻),所以我没抱什么希望能进入现场。直到前一天晚上,才有一位朋友打电话来说可以给我一张票。接完电话之后,我就开始想,如果有机会提问的话,问个什么问题。琢磨了半天,只有一个问题最想问,就是李敖他老人家为什么这么喜欢吹牛。

  李敖的吹牛是有水平的,他在《李敖有话说》里曾经说过,他也会犯错误,但和别人不一样,他犯错误是因为太渊博了,自负得让人哭笑不得。来北京之前,他还事先在节目里预告,要让北大的小朋友们见识一下什么是好的演讲。但就在这个“好演讲”的开场白里,李敖提到了演讲的不容易,他这样说:有的人可以指挥千军万马的军队,却不能上台演讲。“千军万马的军队”和“凯旋而归”一样,是典型的语意重复,而且水平更低一点,小学生都看得出来。

  普通人这样说也就算了,要命的是,犯这个错误的人是自称一个人占据了500年白话文写作前三名的李敖,不知道李大师自己意识到没有。况且,“50年来和500年内,中国人写白话文的前三名是李敖,李敖,李敖”这句话本身,真的算不上是什么好的中文,远的不讲,李敖的文字水平连柏杨都赶不上。这是个人观点。但李大师吹牛是有一套的,500年来没有第二人,这个大家应该都没有异议。

  朋友打电话告诉我有一张票的时候,我问演讲地点是在办公楼礼堂还是北大百年纪念讲堂。前者场地局促,后者可以容纳的人数是前者的好几倍。朋友答说,办公楼,不输连战。

  在演讲中,李敖说,演讲最怕四件事,一、别人不来听;二、听众去小便;三、小便之后不回来;四、没人鼓掌。不过从场地选择上看,李大师在意的并不是到底向有多少人传播了他的思想,至少不全是。

  北大出动了党委书记闵维方和副校长吴志攀接待李敖,二人在介绍时一会说李敖是著名作家,一会说李敖是著名学者,这也难怪,李敖到底算个什么人物确实难以定论。说他是作家,他比作家更渊博更非文学化;说他是学者,他又缺乏学者应有的严谨,满脑子的史料和故事,却没有一个理论框架来贯穿。

  恕我愚钝,听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演讲,我没搞懂李大师的主题是什么,他谈了自由主义,也谈了言论自由,但仿佛又什么都没谈。但演讲还算是精彩的,因为充满了笑声和掌声,李敖式的插科打诨让全程充满了生机。全场只有两个人没有笑出来,就是北大的两位校领导,离得太远,没看清面色是不是铁青。

  李敖自己编了个小故事讲给听众。一个人要来北大演讲,很紧张,闷在小房间里走来走去背讲稿,一个北大的女孩子进来问他在干什么,这个人回答说要去北大演讲在做准备,女孩子问你紧张吗,他说不紧张。女孩子问,不紧张你到女厕所来干什么?台下哄堂大笑。

  笑声刚落,李敖补了一句:这个人就是连战。再次哄堂大笑。

  不知道连战当天耳朵发烧了没有。除了连战,李敖没有再主动骂别人,但演讲结束后,一个学生在提问时问到了他对马英九的看法,结果又把小马哥拖了进去。李敖的评价是,马英九什么事都不干,坏事不干好事也不干,什么责任也不担,是谓“不沾锅”,建议他改行拍电影唱歌,再不济当个大色狼也不错。

  骂人是李敖的专长,他本人的说法是不但会骂人是王八蛋,还能证明这人是王八蛋。毫无疑问,这是个了不起的本事。但是除了骂,骂别人骂传统骂美国骂日本,李敖还有什么?

  李敖很推崇胡适,在演讲中不止一次提到他。但五四以来,这一类知识分子中国并不缺乏,他们具有自我批判的精神,敢于反思传统,主张向西方学习(李敖提到了全盘西化的问题)。这种破坏性的批判导致了严重的后果,他们骂得中国人直到今天还在西方人面前抬不起头来,骂得整个民族集体陷入了文化上和道德上的虚无。一个伟大的民族需要建设性的知识分子,需要为整个民族的定位和前途进行思考并提出方向的知识分子。英国人有霍布斯、洛克、密尔,德国人有康德、黑格尔,中国近百年来有这样的知识分子吗?

  李敖整理了他被查禁的96本书的信息,做成一个卷轴当众打开,足有三米长,这个动作引来了又一次掌声雷动。这些书在当时的台湾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是100年后,还有谁会记得这些文字?中华民族的后裔还能从中汲取到什么精神动力?李敖坚定地支持中国统一,但国家统一是一个需要高度智慧的工程,可是我们看到的李敖,除了骂李登辉、骂陈水扁、骂连战(顺带骂骂小马哥),可曾对这个福泽万世的工程提出过一点具有创建性的思考?

  我们需要李敖这样的人,但问题是还不够,还需要再往前走一步。李大师学识渊博功底深厚,应该说具备了“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基本条件,而且虽年届七旬但气色很好,再活个十年八年不成问题,完全有时间去做这个工作。我对李敖有个建议,不要再把有限的生命浪费在骂人上,不要再继续写些刀笔吏式的短命文字,认认真真地闭门总结毕生所学,留下点能够传世的东西。

  每一次在北大举行的精彩或不精彩的演讲,总会被一个或几个弱智的提问者搞糟,顺便给世人嘲笑这个大学的机会。李敖的演讲会也不例外。

  有限的提问机会被交到了一个自称是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老师的女士手中,结果她的提问是:李敖先生,您希望什么时候再来北大?话音一落,嘘声四起。李敖说,我还来干什么?这位女士说再来北大跟同学们交流。李敖又说,这不是正在交流吗?

  漂亮女老师锲而不舍,强调“下一次”。嘘声更大了,幸好李敖的幽默救了场,让尴尬在笑声中告一段落:

  “请我来当北大校长的时候。”
  评论这张
 
阅读(245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