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黄章晋

一个民族的落后首先是其精英的落后,而精英落后最显著标志就是他们经常指责人民的落后

 
 
 

日志

 
 
关于我

《凤凰周刊》执行主编

大不靠谱及经常掉线联合王国首代,乌鸦自行车队队长,帝国时代学术顾问委员会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百城追记之三:把农民赶回去  

2008-12-29 13:31: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百城记途中,我听到的最不可思议的谣言,正是今天茅于轼被调兵遣将集中炮轰的所谓粮食安全问题。那个言之凿凿的谣言是,某些地方可能会采用征收城市增容费之类的办法,把农民赶回去。
  当时,我在北方一个城市倾听一位官员介绍他的故乡,话题无意中由环境问题谈转到所谓的粮食安全问题,他告诉我,他对本地刚刚好转的生态环境前景担忧,因为以前的退耕还林政策的种种优惠已定下要被终止,而且要求地方逐渐采取退林还耕的政策。据他介绍,中央政府在认真考虑粮食安全问题,因为虽然政府取消农业税并采取了一些补贴政策,但依然没有制止不断加剧的抛荒问题,所以粮食大幅减产的形势非常紧迫严重,一方面要控制农地转非农用地,一方面,还要促使流入城市的农业劳动力返回农村,一个正在拟议中的办法,就是在城市对外来农业人口增收城市增容费,经过计算,如果每个流入城市生活的农村家庭,一年增加一两万的城市增容负担,他们就会自动返回乡村去种地。
  我惊讶地无话可说,怎么可能会有人想出这样荒唐的主意?!虽然我相信这位官员的身份绝对能直接接触到他说到的决策讨论,虽然他说这绝对没有一句夸张,但这个思路实在太过离奇,而且这种想法,我相信绝对只能停在讨论上而很难付诸实施,因为即使是迫于某种压力,也没有人敢第一个在自己的城市先实施,也没有一个人敢为这样的政策负责。问题是,我在另外一个城市,也听一位朋友谈到过这个传闻——之所以用传闻,是因为他的身份远算不上核心信息源。我不知道,这到底是多大范围内在商量讨论的事情。
  不过,我在另外一个省份,无意中听到的消息,倒是坐实了那位官员“退林还耕”的说法。一位朋友前几年利用政府掏钱鼓励退耕还林和绿化荒山的政策,合伙包下一片林地,结果现在突然取消了补贴,而且他也听说,可能要将部分林地改为农田。在我看,这非常值得关注,不过,我们任务在身,根本无法核实这些零碎线索的具体情形,更无法仔细探寻背后到底有什么大的变动,不过,我和同伴胡贲倒是在偶尔碰面时,都从各自接触到的信息中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中国可能真是要面临严峻的粮食减产问题。
  因为国际粮价是中国的三四倍,如果陆路走私方便的话,即使农民不因为种粮不合算而不断抛荒,中国的粮食都会大量流失,何况,虽然免除了农业税且破天荒地有了部分补贴,但农业生产资料涨价更凶猛,种地根本就不合算。在一路横贯中国的途中,我碰到过谈起正在琢磨有什么办法把粮食倒腾到中亚国家的商人,更碰到过不少刚刚抛弃土地的城市新移民。
  请想象一下,同样一个人,当他在城市里打工时,他的劳动力价格,多少是与国际市场接轨,但他在农村时,他的劳动力价格却因为粮价被政府垄断控制而扭曲,那么,无论中国农村土地用什么办法向那些种粮能手集中——譬如土地流转制度改革,也最终无法解决粮食生产热情不足的问题。
  我曾与一对刚刚把农村的房子卖掉、节衣缩食也要把孩子送进好学校读书的夫妇深谈,在他们看来,即便农村收入比城市稍高,只要在城市里见识过别人怎么生活,就不可能不想离开家乡,因为城市就是“文明”。我问那位丈夫,如果政府真要找到你们头上,收一年一万二的城市增容费,你们会考虑回家种地么?丈夫坚定地回答:绝不。然后反问我一句,你觉得收城市增容费可能吗?!
  毫无疑问,如果中国真的放松粮食价格管制,粮价上涨,首先冲击的就是这样的家庭,当然,还有大量低收入市民,我想,官方所谓的粮食安全,最紧迫的原因,恐怕就是担心粮价放开会摧毁低收入人群的生活,导致社会剧烈震荡。不过,我想,政府宁愿用控制粮价也不愿采取对这些家庭补贴的办法,恐怕不是技术问题,而是表面上拥有雄厚资金的中央财政,其实未必挤得出这笔并不大的开销。再一个,补贴老百姓这种做法,从来不符合中国国情的一贯逻辑,万不得已必须释放扭曲的价格闸门时,您几时见过这个成本的承担者不是老百姓呢?
  从这种中国国情的一贯行为逻辑看,我觉得那位官员告诉我的信息,绝对是真实的,只是,它真要变成决策确实需要下巨大决心。当然,现在这个问题似乎不用考虑了,因为经济危机,大批沿海工厂的工人都离开他们工作的城市,不过,人们都在追踪报道珠三角和长三角农民工返乡规模到底多大时,我倒有点关心,他们到底是否真的返乡了?照我的理解,在春节到来之前,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未必就直接回到了故乡,当他们身上没有揣着多少工资时,应该会滞留在离家乡不远的二三线城市继续寻找机会。
  如果放开粮食价格,相信多数人都会认为,过两年粮价就该因为产量大增而下降,道理就如同那些还在种地的农民所说:“粮食再不涨价,就没人种粮食了。”
  回到我写这篇文章的由头,围殴茅于轼的那些人所谓的粮食安全,在中国,压根就是个伪问题。你可以不相信茅于轼,但总该相信袁隆平。这位杂交水稻专家曾几次强调,中国根本不存在粮食不够吃的问题,如果人们愿意大面积种植高产作物的话,粮食完全是有余的。高产作物通常不好吃,自然不需要种出那么多粮食来。而今天粮食价格如此扭曲,即使再好吃的高产作物,也没多少人愿意去种。
  假如,确实需要18亿亩以上的土地才能够养活中国人,粮食安全也是个伪问题,那些围殴茅于轼的人在口口声声强调从国际市场买粮,是将肚子问题受制于人时,他们的担心,其实心里一直有一个隐而不说的前提:中国粮食问题=党国粮食问题。
  但是,即使是党国,那也不存在粮食安全问题。
  我相信人与人是如此不同,以致有些人从未想过,苏联一直仰赖西方国家进口粮食,只在苏联入侵阿富汗时,美国才动用过粮食禁运的制裁手段,它当然是无效的,因为美国的粮食只不过是多经一次第三国的手,同样运进了苏联,什么是市场,这就是市场。
  更何况,那个短暂、无效的禁运,只是试图为难一下苏联政府而已。要记得,同样是苏联,在它发生第一次大饥荒时,是美国这邪恶的帝国主义国家大规模向苏联提供无偿粮食援助,同样是中国,在那场三年大饥荒时,美国一样主动提出大规模粮食援助的建议,只不过,被我们有骨气地拒绝了。
  看到有些人在咬牙切齿地围殴茅于轼时,我忍不住这么想,如果,“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可以被这样来解释:有些人和畜生的差别小到几乎没有,那孟子曰的,是多么正确啊!
  评论这张
 
阅读(54665)| 评论(3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