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黄章晋

一个民族的落后首先是其精英的落后,而精英落后最显著标志就是他们经常指责人民的落后

 
 
 

日志

 
 
关于我

《凤凰周刊》执行主编

大不靠谱及经常掉线联合王国首代,乌鸦自行车队队长,帝国时代学术顾问委员会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五只猫  

2008-02-20 12:5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每次唐岩热烈邀请我的同事“聚聚”,大家都会下意识按一下钱包,然后连忙摇头。在唐岩那里,我们这些笨蛋就是不明真相的热心被圈钱群众。
  每次聚到一定火候,唐岩都会意味深长地摸出扑克,然后努力想做出憨厚的样子:意思意思嘛。无论斗地主、三打哈还是德州扑克(不知是美国德州还是山东德州),最后结果都一样,唐岩大方地派送大家回家的车钱,目送我们这些可怜的家伙捂着瘪瘪的钱包离去。
  唐岩是一个奇迹。即使看上去最不需要智力的德州扑克,他都可以闭着眼睛赢钱。
  我回报一下社会吧。唐岩经常会害羞地说。于是,他连续十把满庄,不看牌。但我们不争气,每次到最后,唐岩都只能大智若愚、满怀歉意地微笑。总之,圈钱不含糊。
  最近,我们钱包鼓鼓地被邀至唐岩家时,终于知道了真相。
  唐岩家有一只猫,8个月大,半黑半白,像刚焗过油,它身形矫健,走路姿势都像唐岩,其机警如一个压紧的弹簧,你摸它,它不走,你抱它,突然弹走,在几米外的地方遗憾地看着你,然后手臂上火辣辣疼,低头看,伤口已渗血。
  奥妙在这猫的名字上,它是某种神奇魔力和唐岩的人生期望:
  圈圈。
   
  

  羽良的猫养了一年多,连个名字都没有。
  这猫其实不是灰色的,洗完澡,你就会发现,它其实是白底黄斑猫,而且是长毛猫。羽良用三个字介绍此猫性格:混不吝。它不活波,不记仇,皮实得紧。
  羽良甚爱猫,休息日,他本人可以饿上一天仍不下楼,但猫却绝对能保证温饱。而且,此猫的粪便,至少六个月才舍得扔掉
  即使丧失嗅觉的人进了羽良的窝,亦能瞬间知道此间有猫:人一动,满地猫毛结成的球就随气流滚动。
  羽良结束处男生活的最后三个月,与胡贲同居。胡贲比匈奴人脏十倍,又好奇心重,羽良的猫自不免遭罪:被摁在地上强制被动吸烟,看它是否会上烟瘾;小屁屁被抹上红花油,看其扛刺激能力;被塞进大塑料袋里,先快速旋转拧紧,然后再松开,看此猫的平衡能力是否可与飞行员相比……
  那段时间,胡贲的双手经常不再油腻腻黏糊糊。原因也简单,吃完鸡腿,那只笨猫刚好路过,好奇地驻足,顺手抓过来,在猫身上揉搓几下,手就干净了。
  胡贲与羽良分居时,这猫一度被羽良抛弃,因为羽良有了一位温柔可人的女友,猫一样依在羽良身边,骨瘦如柴的羽良立即成了施瓦辛格,铁骨铮铮铁石心肠了。
  过年前,羽良电话说,希望我能帮他照看下猫。
  OMG,这只一直在苦难行军的猫居然还活着啊。
  前一天,我已答应春节期间帮同事照看她家的三只猫,四只猫,我家还不翻天啊!但我脑海中迅速闪现出胡贲、羽良女友等一系列高大形象,遂答应照看。

  三

  还没见着同事送来的三只猫,电话、短信就一个个地来,三只猫叫什么名字,三只猫的出身和履历,三只猫的性格……
  我现在还能背下来:最漂亮最高贵的长毛猫叫咪咪,是好心收养的流浪猫,最尊贵,它是公主,甚至要双手捧着水,它才肯喝;虎斑猫叫花花,是买来陪咪咪的,它最温驯皮实满不在乎,是仆人;黄斑猫叫菲菲,也是买来陪咪咪的,它最老实胆小,硬要抱它它会咬人,此猫是丫鬟……
  果然公主与下人待遇不一样,公主单独装在一个很漂亮的包里,一路小心捧在手上,而两个下人则关在一个包里,放在小车的后备箱里颠簸。
  随这三只猫到来的,是一大堆很讲究的器具,是主人对这三只猫充满感情的描述。
  这三只猫真可以把人看呆。
  公主从包里走出来后,对陌生环境和一大群陌生人的围观,只有一瞬惊恐的神色,但一个懒腰后就化为无形,几分钟后,这只大片雪白上撒着金黄和墨黑斑点的长毛猫,就女王般缓步从这间屋子走到那间屋,优雅地视察它的新领地。
  那个充当仆人的虎斑猫也不寻常,从包里出来,正想窜进床底,见女王站在中间不动,它立即减速、变线,然后在女王身后一尺处坐下。女王起身,到客厅视察,它也起身,但装做对客厅地脚线的材质发生了兴趣,先沿着墙根转一圈,然后选了一个便于逃进沙发的位置坐下,尾巴紧张地拍着地板,却做满不在乎状。
  那位丫鬟,两天后我才看清她什么样,因为她从包里出来就躲进了床底,千呼万唤不出来。
  这三只猫体型远大过唐岩、羽良的猫。尤其那只硕大油亮而又懒洋洋的虎斑猫,总想要人用“匹”来形容。
  
   
  

  我爹妈极不喜欢各种小动物,管你公主、丫鬟,统统先关到厨房和阳台上,不许乱叫乱走。
  女王刚被抱到厨房,仆人立即自己跟了过去,正要找踪影全无的丫鬟,只见一道黄色的闪电,丫鬟瞬间就躲到女王身后。
  果然是富裕人家养的猫,规矩。
  第二天放风。喊一声咪咪,女王立即缓步走来,优雅地用头蹭你的手,轻易就原谅了你的粗暴,蹭几下,它就势躺下,翻转下身体,示意你该继续给她挠挠。
  等女王甩着尾巴缓步走开,皮毛油亮的仆人马上走过来接着蹭你的手。主人曾说,这猫随便的很,没错。但那丫鬟直到被主人接走,都始终距人一米之遥,怯生生地看着你。其实,这是只体型非常优雅的猫,四肢出奇地修长,像第一次走上T台的16岁模特。
  这三只猫的规矩只有一天,接下来便是要人发疯的日子。
  第二天我才明白,女王那种视陌生环境如自己新领地的神态可不是装的。厨房的门明明是关好的,但第二个晚上,每次把她关进去,客厅里很快又有女王的动静,她一会挠我的门,一会儿挠我父母的门。到了五点钟,我才发现,原来厨房门最上面那块玻璃被卸掉了,它是从那个窗口跳过来的。
  接下来,厨房隔离政策彻底失效,因为女王的两个跟班也学会了从那个窗口跳过来。
  这是一个长达近十天无法入睡的节日。
  女王从来没有进过我父母那间房,于是,每个夜晚她都会好奇地站在门口,研究怎么进去,于是,三只猫一起抓门,挠门缝,偶尔喵喵商量几句。忍无可忍,门开,被愤怒地驱散,被愤怒地赶进厨房,几分钟后复来,继续挠门,每夜如此。
  
  

  羽良的猫一天之后被送来。因为那三只猫,它不但单薄瘦小,而且更脏了。
  这十天肯定是它一生中最难忘的记忆。
  那是一个早上,当这只急切想从包里挣扎出来的可怜小兽,连同它那点简单可怜的行李一起被扔进厨房时,它像被马蜂蛰了一下跳了起来:厨房正中央倨坐着养尊处优的女王,女王身后是她懒洋洋的大仆人,它瞬间蹦到狭小的阳台上时,它和被它吓坏的丫鬟同时跳了起来。
  它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姿势在阳台栏杆扶手上瑟瑟呆了一个多钟头,它脏脏的长毛根根竖起,它不停地呼呼喷气、低声咆哮。女王好奇地领着两个伙伴在很近的距离坐下,歪着脑袋好奇地对这个脏家伙微笑。
  这小东西心脏都紧张得快脱落了。
  女王率领她的团队跑到客厅去休息,这可怜的小兽才跳下来躲进纸箱子,客厅里都听得见它瑟瑟发抖的哀嚎。
  女王团队的成员,每走到阳台去用餐或方便,羽良的猫就仿佛被烙铁烫伤一样折腾出巨大的动静。
  它来的第二个早晨,它是在冰箱顶上被发现的。
  它一定饿坏了,它紧张地冲着你叫,满腹心酸和恐惧,满腔救星降临的期待,它热切而不得法地表现它的可爱——在脏得可怕的冰箱顶上兴奋地打滚,蹭痒、舞之蹈之。
  哦,这多么朝鲜的一只猫。
  阳光明晃晃撒满地板时,疯狂迫害小朝鲜、要我们全家无法入睡的三个罪魁祸首,却在酣睡时分。
  女王和仆人喜欢选最舒服柔软的沙发,警惕的丫鬟喜欢选相对安全的床或书柜顶上。
  尤其女王和仆人,大模大样在沙发正中央,像蚊香一样盘成一个饼,睡得香香的。你推它,它只耳朵偷偷挑一下,装死,你把它推到沙发边上,它才睁开眼,跳到地上,伸个懒腰,咕噜两声便蹭过来,对它好,它就乘机撒娇,不耐烦,它便一路拖着懒腰步,跳到另外一个沙发上继续盘成一团。
  它们几乎完全无视小朝鲜的存在。小朝鲜突然像个脏毛球一样窜进我的房间,迎面撞上正伸懒腰的女王,它尖叫,弹开,呜呜咆哮,女王继续懒腰,浑然不觉,继续散她的步。把小朝鲜逼得无路可逃。
  只能跳到冰箱顶上的小朝鲜能忘记这种屈辱么?

  

  既然厨房根本关不住,只能把带头挠门的女王关进我的房子。
  我的卧室没有锁,用床头柜顶上门后,女王坐在门后发呆,很快,它的伙伴门开始从外面挠我的门,打开门,女王的手下在黑暗中消失,关上门,又来。
  我父母能安静了,我却没了安静。
  于是,敞开门,给女王挠痒,要她舒服,要她不走,于是,仆人在脚边坐下了,于是,特别难抓的丫鬟,先是怯生生的脑袋探过来张望,最后终于钻进床底。
  关门,顶床头柜。终于安静了一个晚上。
  只安静了一个晚上。想圈住这三只猫实在是太难了。
  第二个晚上,直到七点天亮,猫们要睡觉了,我整晚都在重复一样工作:把她们全部抓到我的房子里,顶上门,躺下,她们弄开门,出去挠门,再抓回来。
  这三只猫简直成精了。
  床头柜是带轮子的,三只猫很快就掌握了怎么推开床头柜的技巧,开门速度一次比一次快。
  老子不睡了,一边玩游戏,一边看这些无聊的猫怎么把门推开的。
  想不到啊,最卖力,技术最熟练的,竟然是那不显山不露水的丫鬟,而身强体壮的仆人,看上去有点出工不出力。至于女王,多半只是坐在门边看她的两个手下干活。
  制止她们的办法很简单:给女王挠痒。女王一旦对开门丧失兴趣,两个手下立即离开施工现场。
  岂有此理。
  我找到了一根棒球棍,它一头粗一细,塞到床头柜底下,正好可以把床头柜卡死。
  迷迷糊糊中,听到我父母愤怒开门驱散群猫的声音。
  再拘留,关门,顶床头柜,塞棒球棍,搬椅子坐下,我看你们怎么捣乱的。
  女王很友好地蹭了过来,甚至躺下撒娇,挠烦了,女王便伸着懒腰走开。
  几分钟光景,挠痒的恩情便不复存在,女王在门前坐下,仆人马上坐在她身边,很快,丫鬟从床底下探出头,也坐下。
  女王低下头研究了一下棒球棍和床头柜的滑轮,丫鬟和仆人立即行动起来,丁玲咣当,棒球棍被拖了出来,咔嚓咔嚓,床头柜被挪开了,吱吱呀呀,门开了一条缝。
  丫鬟出去了,仆人出去了,女王出去了。 
  我日。

  

  第五天,羽良的猫制止了这三只猫的好奇心。
  更可怕的夜晚来临。羽良的猫开始叫春。
  那不是猫的声音,是溺死的幼童的冤魂哀嚎的声音,它能绕过一切缝隙,穿透一切棉织物,刺穿一切酣睡的梦境直接粘上你的耳朵。
  第一个晚上,那三只顽劣得无可救药的猫就被折磨的只能到我的房子避难。
  只要它醒着,无论是它躲在床底、逃到冰箱上、被你安抚着,被你呵斥着、驱赶着,它始终能忙里偷闲一分钟不耽误地叫。它有两套神经系统,一套只管叫,另外一套管吃喝拉撒睡,管向那三只猫讨好,管向那三只猫保持警惕、恐惧和自尊,经过第一个24小时,它的嗓子叫坏了,此后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声音。
  它恬不知耻地兴奋着。它眼神里除了狞厉、恐惧外,还有一种不加掩饰的向周围的一切疯狂示好的热烈,它的口水让下巴上的长毛结成了拆不开的一团。
  它还是经常在冰箱上呆着,在那个高高的小舞台上,不再是可怜巴巴的小兽,它像毛主席一样骄傲自信,像希特勒一样亢奋歇斯底里,像卡斯特罗一样永不疲倦,像金太阳一样高高在上,像罗永浩、和菜头一样大尾巴狼,像刚和韩国队赛完后的中国男足一样垂头丧气。
  它一次次抽搐式地主动对那三个歧视它的家伙主动示好,它会突然加速启动,但在冲到凝若不动的女王5CM的距离时,突然会被自己的疯狂举动吓倒,哀嚎着跳开。
  而女王慵懒的目光更烫伤了它的心。  
  它在吃东西时都在叫,它明显地瘦了。
  我短信羽良,猫的主人说,把它扔了算了,原来就是只流浪猫。
  我父母已被折磨到忍无可忍,听到这个短信,异口同声反对,这么冷的天,怎么能把猫扔掉?哪能这么不负责?
  它安静了一个晚上。我把它关进了我房子里的铁皮柜里。
  铁门合上那一瞬间,它的兴奋就如突然断电,再无声无息了。
  早上七点,一阵头盖骨上的酥麻把我从梦中惊醒,羽良的猫在用爪子挠铁皮柜。
  这个声音,是勺子刮锅底、指甲刮黑板、铅笔刀刮玻璃声的亲兄弟。  


  
  
  新年初八晚,一个浩浩荡荡的队伍前来迎接女王和她的手下。一直对新环境不适应的丫鬟,再次被自己的家人惊吓,好半天时间才被从角落里抓出来。
  真正被惊吓的,是羽良的猫。
  比它更被惊吓的,是在场所有的人。
  这只被过分惊吓的猫钻进橱柜,又离奇地从橱柜里一个狭小的破洞钻入包裹下水管道的隔板通道,并顺着这个通道爬到了厨房天花板上的夹层里。
  它可能会死在那个夹层里。
  终于度过了一个真正安静的夜晚。
  第二天,羽良来了,抱走了这只安安静静、体积缩小了一半的脏猫。

  

  评论这张
 
阅读(685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