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黄章晋

一个民族的落后首先是其精英的落后,而精英落后最显著标志就是他们经常指责人民的落后

 
 
 

日志

 
 
关于我

《凤凰周刊》执行主编

大不靠谱及经常掉线联合王国首代,乌鸦自行车队队长,帝国时代学术顾问委员会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在刘宾雁日记(转自王晓渔先生博客)  

2008-03-07 04:07: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卡门是个走私犯

读多了民国日记,再读读共和国日记,换换胃口。正好在图书馆见到刘宾雁《我的日记》(湖南人民,1986年),收入了他1984到1985年的日记,翻看一下倒有不少猛料,整理如下(嘿嘿,看在我打字辛苦的份上,转贴请注明整理者):

《中国青年报》报道了一个盲人姑娘的事迹,由于“批评稿件,必须经上级党委审阅,由被批评者过目”,这篇报告文学回避了盲人姑娘创办盲人按摩所经历的坎坷。但是,问题不仅在于“写不写阴暗面”,还在于光明面有没有“写足,并且要照顾周全”。由于报道没有写到成都市东城区民政局周副局长对盲人按摩所立下的功劳,给盲人姑娘带来无穷无尽灾难。

自贡铸钢厂放映美国影片《挪威之歌》,这是关于挪威作曲家格里格的电影,刘宾雁看后觉得很好,但是上座率非常低,连三排都没坐满。

刘宾雁收到一封来信,提到一个死在“四人帮”屠刀底下的年轻人昌世平,“大树特树”、“顶峰论”一出来,他就说那是“个人崇拜”,人家说“右派是社会渣滓”,他却敢说“其实那是些有真才实学的人,只不过少了点奴颜卑骨”,后来以“反革命组织马列主义研究小组大头目”的名义被捕。刘宾雁提到1979年以来收到的几封信,都有相似情节,不过他没有像那封来信一样完全把责任归咎于“四人帮”,而是指出:“他们之所以迟迟不得平反,是因为有过超过反对林彪、‘四人帮’这个界限的思想和言论。”

《报告文学》十月号准备刊登《犹闻秦钟汉鼓声》,在九月号刊登了预告,接到出版局电话:“我们要审稿。”编辑部一听知道不妙,表示稿件已经抽下,但对方表示不发也要审稿,编辑部告知稿子已经退给作者,让出版局找作者。但刘宾雁等了两个月,也未见那个出版局的同志上门取稿。

刘宾雁去开四次作代会,从工作人员那里得知中央书记处的精神是创作自由和民主选举。在为这个喜讯高兴的时候,他也不免有些纳闷:为何他是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的书记,却要向作协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打听这个如此重要的消息。

刘宾雁和朋友说起一位青年诗人。对于这位青年诗人,有脚注:“指著名诗人曲有源。一九八三年被捕于吉林省。他的命运受到许多诗人和作家的关注。中国作协吉林省分会领导尤其重视,并表示过异议。他的妻子曾求助于我,我曾企图过问,但因缺乏足够的勇气而作罢。这就是中国作家群的现状。一九八五年,曲有源被宣布‘有罪释放’。据说中国作协领导对此起了一些作用。”事隔二十年,看到这个脚注,我依然冷汗淋漓,如果这本日记出版于2006年,它的下场可想而知。

兰大学生最欢迎的教授之一高尔泰不准讲课、不准招研究生、不准出书、不准发表文章,他离开之前进行告别演讲,告示贴出两次都被撕毁,但是演讲依然盛况空前,只容四百余人的台阶讲堂,挤进七百余人。

一九八〇年刘宾雁在成都拜访老作家艾芜,他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什么叫‘资产阶级自由化’?这个界限一天不搞清,中国文学的繁荣就没有希望。”

对于周扬晚年的反思,很多作家并不原谅,但刘宾雁为之辩护,理由有二:一、他敢公开承认错误;二、无论刮什么风,他的调子始终不变,未见摇摆。一九八一年初,气候已经不便畅所欲言,周扬代表文联在迎春茶会发言,依然表示应该爱护人才,中国不是人才太多,而是太少,他还表示作家要有勇气,既要勇于批评官僚主义,也要勇于批评自己的缺点和错误。

第四次作代会上,浙江代表高光说:“《江南》共发了五六十篇作品,‘清污’时竟说三十多篇有问题,五个编委全被撤,编辑也只余下一二人。”代表们还讨论,一个群众团体,行使领导权力的到底是会员选出的领导机构,还是上级党的机关随时可以派出、也随时可以撤换的党组呢?

刘宾雁在上海黄浦区体育馆讲课,舞蹈家舒巧递条子要见他,第一句话就是:“作协大会给作家带来了春天,可是舞蹈界离这个季节还远呢。”他们排了舞剧《卡门》,但是受到北京歌剧《卡门》的牵累。北京的观点是:正在打击经济犯罪,而卡门是走私犯,这不是提倡走私么?

吴泰昌对中篇小说创作做过分析。一九七六到七七年全国只出现12部中篇,一九七八年是36部,一九七九年84部,一九八〇年被认为是中篇小说的丰收年,出了172部,一九八四到八五年却出了1550部中篇。

一个师生恋,正值“严打”,男教师被拘留、初审、逮捕、复审、送押、候判,市里不同意“从重从快”,才改判劳教两年。送到劳教场,师生继续通信被发觉,严令禁止。 女学生在一家现代化饭店工作,被辞退,理由是不宜在“涉外”单位工作。

刘宾雁写过《艰难的起飞》,三年后收到来信告知情况基本未变,但四名律师有三人被捕。其中一位被四公分粗的大黑绳五花大绑,游街示众才收监,有人鸣放鞭炮以示庆祝,主持欢庆仪式的是该县司法局长。刘宾雁在南京听到一位作家说:我们生活里有些事情比拉丁美洲的魔幻现实主义小说还要魔幻。这位作家是谁?我很感兴趣。

师院造反派是文革十年上海相当活跃的政治力量。华东和上海市等领导机关的大印,他们抢了36颗(一说34颗),以至市公检法某机关要颁布文告,都要派人到师院去借印章用。

上海市委组织部部长曾/庆/红带领部下去同小学教师见面,提前20分钟到场,第一句话就是:“我们没有早到,而是晚到了三十几年!”闻者感动落泪。

上海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赵启正表示:“政工干部也是有血有肉,能哭能笑的人,而不是成天说社论的人,不是成天教训人家‘要’这样、‘要’那样的人。” 2002年,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赵启正说,中国人民现在享有前所未有的自由和个人权利,而且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今后将在更广阔的领域和更高的层次上享受人权。

除了以上细节,日记还提到《工人日报》记者、现在的《财经》主编胡舒立,前两年与周国平打笔仗的曹天予,山西原平县委书记、现山西政协副主席吕日周。在开四次作代会的时候,他还提到:“袁鹰明明比我早两天来报到的,我却成了第一个到达京西宾馆的大会代表。”此段没有交代前因后果,语焉不详。全书总共只有八九万字,却包含着很多信息,刘宾雁大概是把日记当作报告文学来写的。从日记来看,刘宾雁最大的错误,就在于当时他对未来非常乐观,当然他没有看得见未来的望远镜,这也怪不得他。看毕此书,习惯性地看了一下出版社:湖南人民出版社,难怪它在后来被取消人民出版社称号,改名为湖南出版社,直至前几年才恢复原名。再看一下责任编辑:朱正,不禁感叹这个世界真小,就这么一些人。突然想起戴晴《梁漱溟 王实味 储安平》(江苏文艺出版社,1989年6月),想想这本应该跟湖南没有什么关系了,抽出一看,序言竟然又是朱正。这些书在今天绝无可能公开出版,最近很多朋友退而求其次,开始怀念平庸的九十年代,我们不会在十年后再怀念今天吧,那太可怕了。
  评论这张
 
阅读(4517)|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