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黄章晋

一个民族的落后首先是其精英的落后,而精英落后最显著标志就是他们经常指责人民的落后

 
 
 

日志

 
 
关于我

《凤凰周刊》执行主编

大不靠谱及经常掉线联合王国首代,乌鸦自行车队队长,帝国时代学术顾问委员会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The Mass》一首被误解的歌曲(转)  

2009-10-06 01:1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帖地址:http://www.playes.net/Blog/359.asp

 

Era - The Mass

THE MASS

先听听据说是“德国党卫军第一装甲师战歌”的:Era - The Mass,这首歌出自 Era 第三张专辑《The Mass》里的同名作品——它其实并非传说中所谓的“德国党卫军第一装甲师战歌——SS闪电部队在前进”!这实在是网络上典型的以讹传讹,我当初也是受害者。但犯错并不可耻,明知故犯和执迷不悟才令我不安。错误的版本牛头马嘴五花八门,我就无须赘述。这里就说说我经过多方考证和推敲得出的结论,可能一己之见失之偏颇,欢迎指正!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此为知也。

“The Mass”从风格上它传承了 Eric Levi 匠心独具的融合流行、摇滚及古典乐,经过截枝去叶后而产生简洁有力的音乐风格,颇具魔幻色彩,给人无限的想像空间:时而如摩西开海的壮阔,时而又像沙漠中拖动巨石的孤寂;从来源上讲它来自于脍炙人口的“Carmina Burana 布兰诗歌”中的《O Fortuna》(哦,命运)与《Era II》的经典曲目“Divano”的共熔一炉;从语言上讲歌曲所唱的并非德语或法语,而确实是拉丁语(这是我在论坛跟一些行家讨论得出的结论)。

这就是为什么说它是德国党卫军军歌是个谣传了。很简单的道理,难道德国军歌还能是其他语言么?而且跟盛传的歌词根本不对口!?下面贴的是正确的歌词,附带网友的英文/汉语解释。就不写名字了,向原作者致敬!(原来这里的叙述是有较大偏颇的,详见评论中的内行同学所言。最近不断发现有网友经搜索引擎进来,觉得已经错了两年,不能一错再错,所以修改了原文。)

Era - The Mass [MV]

Semper crescis
Aut decrescis
Vita detestabilis
Nunc obdurat
Et tunc curat
Ludo mentis aciem

Nunc obdurat
Et tunc curat
Ludo mentis aciem
Egestatem
Potestatem
Dissolvit ut glaciem

Divano
Divano me
Divano messi
Divano messia
Divano messia

Sors salutis
Et virtutis
Michi nunc contraria
Est affectus
Et defectus
Semper in angaria
Hac in hora
Sine mora
Corde pulsum tangite

Hac in hora
Sine mora
Corde pulsum tangite
Quod per sortem
Sternit fortem
Mecum omnes plangite

原歌词拉丁文 / 汉语 / 英文:

(O Fortuna 哦命运,O Fortune,
velut luna 象月亮般 like the moon
statu variabilis, 变化无常,you are changeable,)
——这句是“哦命运”中才有的,至于为什么在“The Mass”会去掉,我不清楚:)

semper crescis (这句和下一句合起来的)ever waxing
aut decrescis;(意思是“盈虚交替”)and waning;
vita detestabilis 可恶的生活 hateful life
nunc obdurat 把苦难 first oppresses
et tunc curat 和幸福 and then soothes
ludo mentis aciem, 交织;as fancy takes it;
egestatem, 无论贫贱 poverty
potestatem 与富贵 and power
dissolvit ut glaciem. 都如冰雪般融化消亡。it melts them like ice.

Sors immanis Fate - 可怕而 monstrous
et inanis, 虚无的命运之轮,and empty,
rota tu volubilis, 你无情地转动,you whirling wheel,
status malus, 你恶毒凶残,you are malevolent,
vana salus 捣毁所有的幸福 well-being is vain
semper dissolubilis, 和美好的企盼,and always fades to nothing,
obumbrata 阴影笼罩 shadowed
et velata 迷离莫辨 and veiled
michi quoque niteris; 你也把我击倒;you plague me too;
nunc per ludum 灾难降临 now through the game
dorsum nudum 我赤裸的背脊 I bring my bare back
fero tui sceleris. 被你无情地碾压。to your villainy.

Sors salutis 命运摧残着 Fate is against me
et virtutis 我的健康 in health
michi nunc contraria, 与意志,and virtue,
est affectus 无情地打击 driven on
et defectus 残暴地压迫,and weighted down,
semper in angaria. 使我终生受到奴役。always enslaved.
Hac in hora 在此刻 So at this hour
sine mora 切莫有一丝迟疑;without delay
corde pulsum tangite; 为那最无畏的勇士 pluck the vibrating strings;
quod per sortem 也已被命运击垮,since Fate
sternit fortem, 让琴弦拨响,strikes down the string man,
mecum omnes plangite! 一同与我悲歌泣号!everyone weep with me!

起初,是因为是一个颇纳粹的朋友发送给我的这首“德国党卫军第一装甲师战歌”,并附送了歌词。言之凿凿让我信以为真,我还真的惊叹于歌曲的萧飒的意境和磅礴的气势。但后来谈论之余,他们说这根本就是首“圣歌”,而非“军歌”。令我颇为之难过:感觉这首歌好像被抽掉了脊椎似的。现在好了,要怪就怪 Era,要怪就怪 Eric Levi:竟然可以这样将一切融合得有如天成,几可乱真!?

略有见识的保守派坚持说“这是在原来歌曲上进行了重加工和填词,当然不是原来的德语了”——没错。“The Mass”是改编自《Carmina Burana》。我想这也是谣传之所以成为谣传的真正原因了,因为据说“二战期间德国党卫军第一装甲师军歌也改编于此”,导致调子相似而张冠李戴以为“The Mass”就是纳粹军歌。这个据说我无从证实,但这样的解释从上下文的逻辑来看无疑是合理的。总之可以肯定的事实是:可能同曲,一定异工。或者说他们只是各自都从《Carmina Burana》吸取了一些元素。

而据说真正的德国党卫军第一装甲师战歌叫《Panzerlied》,作者是 Von Oblt. Wiehle,作于 25. Jun 1933。——OK,上面这句我也是错了,它不是什么师战歌,这首是很有名气的《坦克之歌》。但下面的歌词和译文幸好是对的。

Von Oblt. Wiehle - Panzerlied
 
Ob's stürmt oder schneit,
Ob die Sonne uns lacht,
Der Tag glühend hei?,
Oder eiskalt die Nacht.
Bestaubt sind die Gesichter,
Doch froh ist unser Sinn,
Ja unser Sinn;
Es braust unser Panzer
Im Sturmwind dahin. Mit donnernden Motoren,
So schnell wie der Blitz,
Dem Feinde entgegen,
Im Panzer geschützt.
Voraus den Kameraden,
Im Kampfe ganz allein,
Steh'n wir allein,
So sto?en wir tief
In die feindlichen Reihn.
 
Wenn vor uns ein feindlicher
Panzer erscheint,
Wird Vollgas gegeben
Und ran an den Feind!
Was gilt denn unser Leben,
Für unsres Reiches Heer,
Ja Reiches Heer?
Für Deutschland zu sterben
Ist uns h?chste Ehr. Mit Sperren und Tanks
H?lt der Gegner uns auf,
Wir lachen darüber
Und fahren nicht drauf.
Und droh'n vor uns Geschütze,
Versteckt im gelben Sand,
Im gelben Sand,
Wir suchen uns Wege,
Die keiner sonst fand.
 
Und l??t uns im Stich
Einst das treulose Glück,
Und kehren wir nicht mehr
Zur Heimat zurück,
Trifft uns die Todeskugel,
Ruft uns das Schicksal ab,
Ja Schicksal ab,
Dann ist unser Panzer
Ein ehernes Grab.

歌词翻译:
 
无论面对风暴或是雪花,
还是太阳对我们微笑;
火热的白天,
寒冷的夜晚,
扑面的灰尘,
但我们享受着这种乐趣,
我们享受着这种乐趣。
我们的坦克轰鸣向前,
伴随着阵阵尘沙。
当敌人的坦克露出踪影
我们加大油门全速向前!
我们生命的价值
就是为了我们光荣的军队而战!
为德国而死是至高的荣誉!
伴随着雷鸣般的引擎,
我们在坚实的装甲板后像闪电一般冲向敌人。
与同志们一起向前,
并肩战斗,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深扎进敌人的(坦克)队列
面对敌人所谓的屏障
我们给予轻蔑的嘲笑
然后简单的绕过;
如果前面的黄砂之中,
隐藏的是那炮火的威胁,
我们就找寻自己的道路,
跃上那冲向胜利的通途!
如果我们为命运女神所抛弃
如果我们从此不能回到故乡
如果子弹结束了我们的生命
如果我们在劫难逃,
那至少我们忠实的坦克,
会给我们一个金属的坟墓。

不过令我感到奇怪的,如果这就是传说中真正的“德国党卫军第一装甲师战歌”,它的曲子应该跟“The Mass”类似才对!?而这个疑问最好的解释我想应该是:据说当时德军军歌众多,非此而已,也许是即彼啊。当时,是据说,仅仅是据说;反正我本意也仅仅是辟谣(还没想过立说)。接着要说说幕后主角了:布兰诗歌。

关于《Carmina Burana》布兰诗歌

布兰诗歌》被誉为古典音乐中的流行曲,几乎无人不晓了。哪怕不听古典音乐的人也常能在影视,广播等媒体中领略其一二。描述中国足球命运的纪录片把它作为插曲,影片《天生杀人狂》把它当作配乐,拳王霍利菲尔德把它作为出场曲,连流行歌王迈克尔杰克逊都曾斥巨资想买其版权,可见此作品的流行程度。

Carmina Burana”其实是拉丁文,翻译成英文是“Songs of Beuren”, Beuren(音译布兰)此乃古地名,发烧友如雷贯耳的“布兰诗歌”就是由英文翻译而得名;也有称为《博伊伦之歌》。

究其根源,它是一部十三世纪的神秘诗稿,它深藏在巴伐利亚修道院内多少世纪不为人知,一旦被公之于众后震惊世人,它是目前所知的保存最为完整的也最具艺术价值的中世纪诗歌;仿佛它来自天国,而非人间产品。

《布兰诗歌》作为音乐史上的一部不朽杰作,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1847年,德国学者施梅勒以《布兰诗歌》为标题出版了1803年在德国上巴伐利亚洲的布兰修道院里发现的诗歌和戏剧古卷,在思想界、学术界和艺术领域引起了震动,这些用艰深的中世纪拉丁文和古代中部高地德语写的诗歌和戏剧出自13至14世纪的游荡诗人,他们是中世纪英国、法国及德国各地的流浪学者及神职人员,以写作赞美酒及狂欢放荡生活的讽刺韵文和诗歌而著称,《布兰诗歌》集中体现了这些游荡诗人的创作风格。这些诗歌的主题和风格各不相同,其中既有酒歌、庄重的爱情诗和放纵的情歌,也有宗教诗篇和牧歌式的抒情诗,也有针对教堂和政府的讽刺诗。

二十世纪德国作曲家卡尔奥尔夫(Carl Orff 1895—1982)长期生活在巴伐利亚,在1935年读到《布兰诗歌》的德文翻译时,受到极大震动,他以粗犷有力、热情奔放的音乐赋予这部奇异的诗篇以新的、永恒的生命。他从这部诗稿中选取25首诗歌,谱成这部《布兰诗歌》,分“春天”、“酒”、“爱”三个主题。歌词使用了拉丁原文,于1936年完成,它的整个标题是《布兰诗歌,为独唱、合唱创作并伴有器乐及奇妙舞台场景的世俗歌曲》。在继承古典作曲法基础上加入新式旋律,他在“表现主义”的影响下运用了新原始主义元素,节奏上加重打击乐成分,使《布兰诗歌》将中世纪的游吟与现代歌咏结合得非常完美。

序诗部分壮美凝重,作曲家仿佛企图借助吟唱与谛听来建立起一座神庙;正歌的第一部分“春天”,轻快、明亮中蕴涵着悠远,合唱男女声部交替呈现宛如时序中的昼夜变化;第二部分“酒馆”则是一片世俗景象,唱腔中运用优伶式的假声与转调,有如在描绘一个假面聚会的场景中人们醉生梦死的世态;但奇怪地是,欢腾的场面似有幽灵掠过的阴冷;第三部分“爱”中,有着对爱的渴望的宣泄和对爱的忧伤的赞美,以及对情欲的质朴的歌唱,其中,女声吟唱 “In truitina”(In the balance)华美而凄艳,已经成为演唱会中的经典保留曲目。

《布兰诗歌》充满了令人惊奇的成分和戏剧性,它大开大阖,既有雄壮的呐喊,又有委婉的咏叹,犹如汹涌的急流撞向岩石发出澎湃的声响,又如潺潺小溪蜿蜒地流向柔软的草滩。乐队与唱咏交相辉映;令人震撼的打击乐像是命运的召唤,有着强烈的扣击灵魂的效果。《布兰诗歌》是一曲对生命的赞歌,似乎有神的目光在暗中注视。它在三个主题引导下微妙地涉及了“信仰”、“死亡”等动机,调性既有着世俗的欢乐成分,又有着史诗般的恢弘气势。其中所隐含的真正的动机,则是对短暂人生的垂怜、惋惜和哀叹。借用里尔克的诗句来描绘这部作品就是:“真正的怜悯之神,他来时威风凛凛,光芒/耀眼地向周围传播,跟诸神一样。/比吹着安稳的大船的风更强。”。

在这首作品里,奥夫可以说是融合了古代希腊戏剧、中世纪神秘剧本、巴伐利亚民谣戏剧,透过怀旧的素材却创作出语汇新颖的乐章。在创作的技法上,奥夫运用最简单的旋律素材、强烈吃重的节奏,将没有任何发展与变形的乐句大量的反复,在看似单调乏味的手法上,营造出源源不绝的能量,挑动现代听众的情绪。布兰诗歌的和声是那样朴素简单,对位法虽受到限制、声部运用多而不杂,音乐情绪随着不同歌词与演唱编制变动,音乐呈「块状」进行,力度从极弱到极强是那样率性,往往没有渐强渐弱的缓冲,不过却隐约有股强烈的内在的逻辑性。

这种 Scenic Cantata 的形式可以说是结合了戏剧、音乐与宗教的清唱剧,在布兰诗歌成功之后,奥夫又分别在1942年完成「卡图利诗歌」、1951年完成「胜利女神」,三首作品统称为「胜利三部曲」,是为他最后欢迎的曲子。

Era/创世纪

Era,英文原意为“时代、世纪”,是一个风格与 Gregorian(格林高利合唱团)接近的音乐团体,其灵魂人物是法国音乐家 Eric Levi。关于 Eric Levi,我们所知的确实不多,甚至也只在Era的作品中见过他的名字。而且他也不属于高产型的音乐家。Era至今为止仅发行过3张专辑一张精选集,分别是1998年的《Era》、2000年的《Era Ⅱ》、2003年的《The Mass》和2004年发行的《The Very Best Of》。发行数量并不多,但都是颇受欢迎的作品。Era系列几张作品获得的成功反响,为他与日俱增的名气奠定了优厚的基础。

如果说 Gregorian 是在 Enigma 第一张专辑的音乐风格基础上强化格林高利圣歌和宗教元素而发展出来的,那么同样也可以说Era是借鉴与继承了 Enigma、Deep Forest、Gregorian 等名家的成功元素并加以进化创新而生的。总体来看,Era 与 Gregorian 两者的音乐类型都是圣歌与现代器乐的融合,甚至乍听起来,还颇为相似。不过学习并非罪,刻板模仿才是可耻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如Enigma那样能开一派之先河的。如前所说,Era本来就是对前人成功经验的继承和发展,关键在于比以前是否有所突破和变化。而经过市场考验的结果是上,Era成功了。

比起 Gregorian 全男班的阵容(Sarah Brightman 的献声毕竟是少数),Era 无论在和声还是领唱上,都加重了女声的成分,因而整体风格都显得更柔和、更温暖。我觉得 Gregorian 的歌声像高居圣坛之上的肃穆之歌,多少有点儿“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而Era的则更人性化,像是就在我们身边的平民歌声。这里并无任何褒贬之分,纯粹只是我个人感觉上的不同罢了。而且由于女声的加重,Era的声部明显比Gregorian来得更丰富,而且女声领唱的戏分更重了。此外,Gregorian 很注重乐曲的整体氛围的营造,而Era的曲子旋律性更强,很易上口,感觉上更流行化一些吧。这也许正是Era成功的秘诀之一。

Era 融合了不同的乐风-其中包括歌剧和舞曲,创造出来的结果可被形容为最极至的音乐实验。Era 以这首《Ameno》发挥传统宗教音乐鼓舞人心的特质,并使用唱诗班来制造肃穆甚至几乎神圣的气氛,同时以如剃刀般尖锐的吉他刷弦衬托出旋律。Era 替法国卖座喜剧片《时空急转弯》谱写配乐时,发展出自己独创的乐风,这种乐风融合了硬式摇滚和葛利果圣歌。

1、《ERA》(1998)

这张《Era》中的一曲“Ameno”曾于1997年先行作为单曲发行过。当时可谓红极一时,曾被包括《Voyage2》在内的多张新世纪精选专辑收录,俨然为Era的代表作。而且《Era》还被Allmusic评定为4.5颗星,作为一张并非来自名家而且又是处女作的专辑而言,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成绩。而后两张Allmusic都未作任何评定,是偷懒了吗?我个人倒是觉得Era的作品是一张比一张好听呢!

“作为新世纪音乐完全贯注入了绵延而庄伟的宗教音乐,雄壮而浑厚的和声音乐的揉和。在这里体现的是完全的动感,更紧密的音律,和激荡人心的品味!音乐诠释出的是作者的意味!或者悠闲,或者哀伤,或者优美,或者高雅,或者激动!音乐和人的紧密,在音乐时而高亢,时而柔缓中,女声的低吟,男声的沉稳,和声的雄厚而绵绵的如生命的延续不绝!热爱生命,歌颂生命!或许就是作者的意图!”

2、《Era 2》(2000)

这张CD,封面很另类,感觉有点像重金属唱片,然而当我听完以后,被他深深的感染了,作者以世间最雄壮和辽阔的音乐——人类的和声为主乐器和支柱,配以电子的吉他和大提琴,和敲击乐器,极力渲染一种雄伟和宽广的氛围,他不同于文质彬彬的WIND的音乐,不同于温柔的REAL MUSIC音乐,也不同于仙乐般的SOLITUDES音乐,他是一种人类最渴望的激情。 在音乐中,在阔大的和声中,引导我们去往宇宙间的空旷,让我们感受到一种无边无际的辽阔,在黑暗的宇宙中,我们是如此的渺小,在很远的地方,微微的星光,在很近的地方,巨大的星球,无论远近,都让我们感觉到自己的微小,但是,我们却有一种舒适,心神都飞驰而去,让我们来不及抓住的心旷神怡的情绪。

这张音乐大碟,是非常的另类,为什么!因为他突破了新世纪音乐固有的风格,让我们可以在久久的沉迷在温柔中的时候,突然发现外面的世界是如此的广大,是如此的辽远。而他把最原始和人类一直使用的乐器和声“人声”运用的非常壮观!和音乐是如此的融洽!

这是一张让我们振奋,让我们融入其中,却迷失与无边无际的音乐。

3、《The Mass》(2003)

富含强烈爆发力和庞大实验概念的《ERA》与《ERA 2》,提出横破时空限制的大哉问、激发了人们对宇宙的新思维,在全球17个国家荣获金/白金唱片认证、创下超过600万张的销售佳绩。也因此让全球乐迷无不对这第三张专辑引颈期盼。现在,最新作品《The Mass》所营造出的壮阔氛围和戏剧张力,势必再度撼动人心,引领听者神游超现实音乐国度。

《The Mass》传承了Eric Levi自首张专辑《Era》起便汲汲经营的音乐特色,匠心独具的融合流行、摇滚及古典乐,经过截枝去叶后而产生简洁有力的音乐风格。为了超越经典,Eric Levi更撷取德国知名音乐家Carl Orff最受盛赞的作品《Carmina Burana/布兰诗歌》,为首发同名单曲“The Mass”的骨干;新辑中还收录了“Don't Go Away”、“Looking For Something”、“Don't You Forget About Me”、以及曾被韩国首席女高音Sumi Jo/曹秀美选录,并在汉城世界杯足球赛开幕典礼上献唱的“The Champions”等精采曲目,尽管如此,《The Mass》的磅礴气势和听觉场景,仍被视为Eric Levi这位曾为摇滚乐团Shakin Street吉他手的跨界新星,树立新世纪音乐的代表作。大量运用交响乐、以古典与流行、摇滚碰撞出绚丽音乐火花的《The Mass》,给人无限的想像空间:时而如摩西开海的壮阔,时而又像沙漠中拖动巨石的孤寂。对Eric Levi来说,音乐本身只要能去触动听众们的听觉神经、开启听者们的想像,这种感动就已无远弗届了。

专辑中第一曲“The Mass ”,将脍炙人口的“Carmina Burana 布兰诗歌”与来自《Era II》的经典曲目“Divano”巧妙的熔于一炉,彼此衔接之妙,虽然终究不及Enigma的天衣无缝,但珠玉在前,能达至如此程度已经难能可贵。最后两曲都是气势浑厚磅礴的大合唱,而且两曲风格一暗一明,各有千秋,我个人都颇为中意,相当值得一听。

最后隆重特别推荐的是,第四曲“Don't You Forget 还记得么”。前奏中女孩与男孩的对话天真无邪却意味深远,令人眼前一亮。此后悠悠传来的女声充满了岁月沧桑的感慨,那轻轻的哼吟仿佛是在回忆孩提时那或许无意却永世难忘的承诺。韶华虽逝,但那至真至诚的誓言,你还记得么?这首曲子令我一听再听,浮想联翩,堪称极品之作。

4、《The Very Best Of》(2004)

日前一位朋友提起 Era,终于让我一直以来的想法得以杜撰完,感谢中!!
所有的惊叹和怀疑都已经归纳到 Era 身上,最后一张精选集也找到下载连接,幸运之至!
Enjoy,祝各位情人节快乐!

剩下未完待续的疑问:这几段牛头不对马嘴的歌词又是出自那里!?

那歌声,由心底迸发,
饱含热情和斗志,充满朝气,
带给我无穷的力量和希望,
激励我勇敢,奋进,全力拼搏,
而挫折和苦难,不过是起伏的音符,
令整首歌曲更加激昂有力。
来吧!魔鬼!
你的存在将为我的生命乐章增添更多的伏笔和惊奇!
没有你奇迹如何发生!
来吧!挫败!
没有你的磨练,我如何成为耀眼夺目的钻石!
来吧!我的软弱!
如果我不能看见你,我如何变的刚强!
来吧!对手!
没有你的参与,我与谁竞争,
没有你的参与,
我的潜力如何能被激发出来!
这乐章,才刚开始……

空气布满紧张的气氛,大战即将来临,
泪水划过母亲的脸庞,祖国就在身后,
远方传来敌军的脚步声,大地在颤抖,
是捍卫正义的时候了,热血早已澎湃,
干枯树枝上最后一片树叶被寒风打落,
闪电撕破了远处承重的黑幕,看,是SS部队在前进。

其他相关链接:

Era Offical Site
http://www.era-music.com/

卡尔奥尔清唱剧
http://cdhi.audionet.com.tw/old%20cdhi/new%20version/class/library/other/other4.htm

ERA -《ERA全集》[MP3!]
http://lib.verycd.com/2005/01/14/0000034994.html

党卫军第一装甲师(1st SS Panzer Division)
http://www.sspanzer.net/ss_ace/1ss/1ss.htm

德国装甲坦克兵发展简史
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05-04/19/content_2845619.htm

央视冰箱广告音乐疑似纳粹军歌引观众质疑
http://news.21cn.com/domestic/qita/2005/06/22/2180561.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441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